六度耕南

望美人兮天一方

窗外一直在下雪。
屋内,巨大的落地窗前少女身着芭蕾舞裙,盘起的金发,细长的脖颈,裸露的手臂,纤长的指尖,绷直的小腿,弯曲的足弓。她不断旋转跳跃着,像是八音盒中永不知停歇的舞蹈少女,骄傲地仰起下巴构成优美的弧度,足尖鞋在木地板上敲击。街上沙俄时期的建筑,那是没落贵族时代留下的痕迹,经历风雨洗礼依然伫立。就像是那些东西他们永不更替。他们纵身骑马,一边喝酒一边吟诗。
鹅毛笔记录下伏特加的香气。

奥纳元年

“自此,新的秩序开始出现,大陆进入魔法与炼金术共存的时代。”

“先生,这就是奥纳元年吗?”长椅上的小孩举起手。

圣台上的人怔了一下,羊皮书从手上滑落,哐当砸在地上,几缕银灰色碎发落到额前。他叹了口气,微不可闻,缓缓弯腰拾起地上的羊皮卷。

人们都说维尔纳圣殿的大祭司莱斯洞悉世事,殊不知只有历经一切,方能无所不晓。

阳光穿过尖顶玻璃射入屋内,白皙的手指抚过封皮,教会拥有特殊的书写方式,烫金花纹被注入魔法,即使过了百年也清晰可见。

奥纳维斯兴衰史。

祝小可爱们新年快乐![鸡]年大吉!

发完转身就跑

【喻黄】我们依然不知道黄少天梦里发生了什么

大家,圣诞节快乐!发糖次发糖次!

 

证明我自己还活着(。)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心情这么低落。

整个蓝雨都洋溢在平安夜加训欢乐又祥和的气氛中,无论是训练室凭空变出来的那颗圣诞树,还是挂在每个人椅子靠背上的那个看上去又丑又俗的大红色圣诞袜,就连门口王大爷看管的收发室也多出了雪片似的圣诞贺卡,里面一多半都夹杂了小礼品。

他无意识地操作着屏幕上的里的流木虐杀小怪,动作机械无力,噗噗噗,一连串带血花的游戏音效响起,那傻傻的系统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在临死之前居然从包裹里抽出一份圣诞奖品,红绿相间的彩色包装纸,他下意识点开。

流木居然上了...

【全职高手】你们的宿舍群名都叫些什么?

  • 宿舍分配不是按原著里来的
  • 一切均为作者YY
  • 男神是我的,男神的宿舍是大家的

 久违的更新——深夜福利——大家想我不想?——


人太多了随手打几个tag


1.

采访人:六度

受访者:兴欣部分成员


六度:请问一下,大神们的宿舍群群名叫些什么?

魏琛:谁也别想跟魏琛抢早餐剩下的那片肉。

叶修:得了,就你?

方锐:谢谢。但我是群主。

魏琛:老夫说的是微信。

叶修:荣耀全舍第一的那包软中华放在茶几上谁给拿了?

魏琛:就冲你这句话我没拿都要给他拿走。

方锐:和谐,大家要注重和谐。

方锐:**我冰箱里的豆...

【全职高手】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

1)

#黄少天V: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比方说,先在训练营找到个可爱的妹子。#

热门评论:

1L:伪娘捏?

2L:@喻文州,求赞,咱们帮黄少一把。

3L:居心叵测!喻队咱黄少又欠调教了!@喻文州

@1L: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3L:woc....你们是不是真爱...为什么我没有亲妈粉【痛哭流涕.jpg】【痛哭流涕.jpg】【痛哭流涕.jpg】

 

 

2)

#喻文州V: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比方说,让少天先带一对猫耳。#

热门评论:

1L:然后呢?然后是酿酿跄跄地穿...戴...哭着...吗?【老司机的微笑

2L:大家不要怂!评论是不会被屏蔽...

【喻黄】索克萨尔使我快乐

售出数量跟印调完全不一样尴尬好难过简直哭鸡鸡。
三十块!不到三十块!跳楼大甩卖!旁友们,跳楼大甩卖!

预售点这里:这么可爱这么少女这么欢脱这么便宜真的不来一发吗
终宣戳这里:COME ON, BABY


妹子你的点文!@烟涩-SY 


周泽楷从背包里取出一件T恤扔给黄少天:“你的。”
“我靠你们还来真的!要不换个惩罚吧,队长你看,第一,这一整屋人就我们两个蓝雨的,现在可不是像队内你随便拆我台,大家一笑泯恩仇!”黄少天拎起那件POLO衫摇头晃脑,“第二,周泽楷你为什么会随身携带这种衣服!看不出来啊你......”
江波涛的声音适时从电话中响起,“这是冯主席特意...

《群里有人秀恩爱怎么破》终宣+预售

预售点这里:这么可爱这么少女这么欢脱的真的不来一本吗


或者这里: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7606538757


今晚8:00准时开启。有任何疑问请不要大意地敲客服哦~

预售时间:8月26日~9月16 日 


预计最快发货时间9月22号,各位请自家父上母上大人或是哥哥姐姐代拍的小天使们请注意提醒一下,不要弄不清楚最后退款了哦~


这次我作证是超链接先动的手。


《群里有人秀恩爱怎么破》

原著:《全职高手》

作...

“如果没有异议的话。”喻文州合上卷轴,“奥威尔圣骑士长,合作愉快,祝愿我们的友谊长存。”

【喻黄】套套和箭5

梗来源于 @莲花君 ,谢谢授权!

 

 

“队长”,黄少天看了了一眼手里的绿箭5,沉默了三秒转过头,“我觉得我们今天晚上的计划可以先缓缓。”

“少天不是一直很期待?”喻文州从屏幕上抬起头。

“其实是因为...”黄少天欲语还休,“不!世事难料,人总是会变的,我们不仅仅要牢记历史,更要放眼未来,这样才能成为建设社会主义国家的新支柱。”

“不要试图转移话题。”喻文州推开椅子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遮遮掩掩是在试图隐藏什么?”

他摊开手掌,甚至想从黄少天外套之间的缝隙之间看出端倪。

“推迟推迟推迟推迟!”黄少天语气坚定,背对着喻文州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1 / 10

© 六度耕南 | Powered by LOFTER